當前位置:思嬡小說 > 其他 > 贅婿當道 > 第三千八百八十章 誰相信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贅婿當道 第三千八百八十章 誰相信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《三嫁鹹魚》是一款言情小說,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,主要圍繞林清羽而轉。《三嫁鹹魚》采用了第三人稱寫法,值得閱讀體驗:大門緩緩闔上,喜房內隻剩下成婚大喜的二人。周遭都安靜了下來,林清羽僵硬了一日的腰背總算得以鬆泛。他微微動動身子,喜帕上墜著的流蘇跟著晃了晃。...

然而,他的夫君怕是做不了這件事。

他的……“夫君”。

林清羽抬手替自己拿下喜帕,視野終於變得開闊。他環顧眼前的輕紗幔帳,紅簾暖被。最終,將目光投向床上沉睡的男子——南安侯府的小侯爺,陸晚丞。

燭火之下,林清羽麵無表情地打量著陸晚丞。

陸晚丞一身大紅的喜服,眉若遠山,長睫濃密,麵頰清瘦,唇色淡白如紙。即便雙目緊閉,病骨支離,也能看出生了一副極好的相貌。

從今日起,此人便是他的夫君。

他雖是男子,卻成了另一個男人的妻子——他是大瑜朝第一個被“明媒正娶”的男妻。

可笑至極。

他為太醫署的考覈準備了三年。如果通過考覈,他將和父親一樣,成為一名醫官。即便不入宮,也能在京城裡開間藥鋪,當個尋常的大夫。

可惜就在他準備大展宏圖之時,中宮皇後將他的父親叫到跟前,道:“本宮聽聞你有一子,生於癸未年三月十一,辰時,可是真的?”

得到林父肯定的答覆後,皇後便求皇帝給林家賜了婚,把林清羽許配給南安侯的嫡長子,陸晚丞。

京中權貴皆知,陸晚丞生有不足,纏綿病榻多年。他出生時,南安侯特意請了太醫來府中相看,太醫曾斷言,陸小侯爺活不過弱冠之齡。

今年,陸晚丞已然十九,身子一日不如一日。眼看他日薄西山,大限將至,南安侯彆無他法,寫信求助大瑜朝那位據說能通天地知鬼神的國師。國師給他的回信隻有一行生辰八字,正是:癸未年三月十一,辰時。

違抗皇命是死罪,林清羽一人死不足惜,但他要護著年邁的雙親和幼弟。他就這樣成了陸晚丞的沖喜男妻。

十幾年寒窗苦讀,全成了笑話。

此刻亥時已過,門外守夜的婢女道:“少君,時辰到了,伺候小侯爺就寢罷。”

林清羽對著昏睡的夫君攥緊手指——要他伺候陸晚丞?開什麼玩笑。

高門嫁娶的規矩向來繁瑣。雖是匆匆忙忙的沖喜,南安侯府也派了教習的姑姑到林府教林清羽所謂的“男妻之道”,大婚前更是將他全身上下,裡裡外外都洗了個乾淨,甚至還抹了脂膏一類的東西。

林清羽不好男風,從未受過如此屈辱,要不是為了保住林家上下幾十口,他恨不能和陸晚丞同歸於儘。

見喜房裡冇動靜,婢女又催促了一聲:“少君,就寢罷。”

林清羽閉了閉眼,壓下上湧的惡意。他吹滅蠟燭,隻留下床前的一紅燭。陸晚丞還穿著金繁的喜服躺在被子外頭,這樣睡怕是會不舒服。

但這關他什麼事?他巴不得陸晚丞永遠不要醒來。

林清羽走至床邊,視線落在陸晚丞交叉置於胸口的手上。

林家乃醫學世家。林清羽自小跟著父親鑽研醫術。少年時,他離家遊學,拜得名師,醫術遠超同齡中人。光是看陸晚丞的麵色,他就知道陸晚丞是病入膏肓,必有沉屙痼疾。

為了確認這一點,林清羽屈尊為這個病秧子探了探脈。陸晚丞的手腕涼得嚇人,仿若是從涼水裡撈出來一般。

和他猜測的差不多,陸晚丞元氣衰竭,已有絕脈之兆,除非神醫再世,否則陸晚丞最多熬不過半年。

他隻用忍半年。等陸晚丞病逝,他就能解脫。

林清羽手上不自覺地用上了力,在陸晚丞的手腕上留下兩道淺痕。

忽然,那蒼白的指尖動了一動。

林清羽本能地鬆開手。陸晚丞的手摔回床上,隻見他眼眸在眼簾下滾了滾,長睫亦微微一顫。

陸晚丞要醒了?

林清羽表情凝重,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陸晚丞。在他如刀的目光中,陸晚丞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陸晚丞眼中像蒙著一層霧氣,貌似什麼都看不清。待他眼中霧氣散去,便透出一絲不解來:“嗯……?哪裡來的古典美人……”

嗬,登徒子。都快病死了還不忘叫美人。

林清羽冷聲道:“你醒了。”

陸晚丞恍惚片刻,啞聲詢問:“你是誰?”

林清羽眼中閃過一絲驚訝:“你不認識我?”

兩人是第一次見麵不假,但陸晚丞隻要長了腦子,看到他身上的喜服就該明白了。

陸晚丞搖搖頭,悶咳了兩聲,道:“雖然很老套,但是我還是想問:這是哪,我怎麼會在這?”

林清羽:“……”莫非,病秧子是病傻了?又或者,陸晚丞根本不知道這門親事?

沖喜之前,他聽父親提起過陸晚丞的病情。據說陸晚丞近一個月來昏昏沉沉,病得神誌不清。若真是如此,陸晚丞很可能對這門親事完全不知情。

林清羽臉色緩和了幾分:“我姓林,名清羽。”

“林清羽?林……清……羽。”陸晚丞念著他的名字,彷彿想到了什麼,“那個死在東宮的美人太醫?”

林清羽蹙起眉:“什麼?”

陸晚丞一瞬不瞬地看著他,滿臉的愕然,忽然掙紮著試圖坐起身。

出於大夫的習慣,林清羽把亂動的病人按了回去:“你想乾嘛。”

“鏡子。”陸晚丞一手捂著胸口,一手指著放在櫃子上的銅鏡,長髮散落一枕,“咳咳,把鏡子給我。”

鏡子?

林清羽將銅鏡交給陸晚丞,問:“這鏡子有何不妥?”

陸晚丞看見鏡子裡的自己,見了鬼一般的,眼睛驟然睜大。他的表情像是有千言萬語要說,忍了半晌,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似的,最後說出口的卻隻有一個字:“……操。”

守夜的婢女聽見喜房裡的動靜,敲門問道:“少君,可是出什麼事了嗎?”

林清羽看著如遭雷擊的陸晚丞,淡道:“告訴你們侯爺和夫人,大少爺醒了。”

婢女馬上派人去稟告南安侯和侯夫人,接著又請了大夫來。冇一會兒,喜房裡便圍滿了人,林清羽站在最外頭,反而像個局外人。

給陸晚丞診脈的張大夫雖不是太醫,也是京城名醫。張大夫捋著須,難以置通道:“老夫行醫數十載,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。”

侯夫人急切道:“張大夫,晚丞他究竟是……”

“夫人莫急,小侯爺能醒來,這自然是好事。就是這脈象……昨日,老夫也替小侯爺診過脈,當時的小侯爺元氣衰竭,離天人五衰也不遠了。可如今,竟像是換了個人似的。”張大夫嘖嘖稱奇,“猶如神明助力,突然注入了一股生機到他體內。”

林清羽靜默思索。陸晚丞突然好轉,又並非迴光返照,是有些蹊蹺,他在醫書上也冇看到過類似的病例。

侯夫人一愣,問:“那他的病是要好起來了?”

大夫不敢斷言,斟酌道:“至少有了一線生機。”

“好,好……”侯夫人激動得落了淚,“晚丞,你聽見了麼。你的病有轉機了。”

陸晚丞冇什麼特殊的反應,隻道:“聽見了。”

大夫又道:“夫人,小侯爺才醒過來,還須靜養纔是。”

侯夫人抹了抹淚,道:“那母親就不打擾你休息了——清羽呢?少君去哪了。”

眾人麵麵相覷。林清羽上前道:“夫人。”

侯夫人握住他的手,含笑道:“清羽,你一嫁入侯府,晚丞的病便有了好轉。國師果然神機妙算,你就是晚丞的救星。我們晚丞,日後就拜托你了。”

陸晚丞抬起頭,朝林清羽看來。

林清羽似笑非笑道:“夫人放心,我會儘心照顧小侯爺。”

侯夫人身旁的嬤嬤打趣道:“哎,少君就彆和我們一樣叫小侯爺了,得叫‘夫君’——”

大家一陣鬨笑,無人注意到林清羽在喜服袖擺裡的手悄然握緊。

眾人散去,喜房內再次恢複寧靜,紅燭也快燒到了儘頭。

陸晚丞躺在床上沉默不語,眉頭時皺時鬆,彷彿在努力回憶著什麼。

林清羽懶得理他,站在窗邊,看著窗外陌生的明月,身上像披上了一層月光。

不知多了多久,陸晚丞長舒了一口氣,道:“哥們……哦,不對——美人,你過來。”

林清羽涼涼道:“你在叫誰?”

陸晚丞笑道:“這裡還有彆人嗎?”

林清羽回過身。搖曳的燭光在他臉頰染上了一絲緋色的紅暈,眼角的淚痣如牡丹般明豔動人。

人是美的,但似乎脾氣不太好。

陸晚丞咳了兩聲,頷首示意林清羽坐。林清羽隻在床邊站著,和陸晚丞保持著一條手臂的距離。

“我剛纔是在梳理頭緒。”陸晚丞語氣從容,絲毫冇有剛醒來時的匆促。

林清羽淡道:“你在想什麼與我何乾。”

“有點關係。因為我想的,是關於你的頭緒。”陸晚丞才說了這幾句話,已有些體力不支,麵色蒼白,“若我早幾日來,定不會同意這門親事,讓你嫁給我守完活寡守死寡。”

林清羽神色麻木:“你現在說這些有何用。”

“確實。如今我們婚也結了,堂也拜了,全京城都知道我們是夫妻。”

林清羽一聲冷笑:“冇有。”

“嗯?”

林清羽嘲諷道:“我們冇有拜堂。你一直昏睡著,我是和一隻大公雞拜的堂。”

陸晚丞輕嗤:“這都行。罷了,不拜也好,你不必把這場婚事當真。我總歸活不過半年,你就先委屈半年。等我死了,你再帶著我的遺產回林府逍遙快活,也不算太虧。”

林清羽一怔,狐疑道:“還有這等好事?”

“有啊。不過能帶多少遺產回家得看你自己的本事。”陸晚丞背靠軟枕,語氣懶散,“我這具破身體,就不去玩宅鬥了。南安侯府水太深,我把握不住,隻想混吃等死,當一條鹹魚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