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思嬡小說 > 其他 > 神醫王妃彆裝了最新免費閱讀 > 第1719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神醫王妃彆裝了最新免費閱讀 第1719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趙東敏感的問道:“跟魏建雄有關係?”

秦斌苦笑,“什麼都瞞不過你,魏建雄出來,關老闆最近很頭疼,他那天跟我打了招呼,說是想跟你聊聊這件事。”

“這件事我不給你意見,如果你不想見關老闆,什麼都不用管,我來幫你搪塞過去。”

趙東應承道:“不用,該來的躲不掉。”

“再說了,我是天州的合法公民,國泰又是你們的合作單位。”

“維護社會治安,是我義不容辭的義務。”

秦斌鬆了口氣,“好,那這件事我來安排!”

“時間和地點,你有什麼要求冇有?”

趙東隨意到:“沒關係,我最近不忙。”

秦斌知道,趙東這是在給自己麵子。

否則的話,以趙東的立場,完全可以不碰這個燙手的山芋。

以魏建雄的背景,誰都知道他這一次出來肯定會搞事情。

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誰願意主動招惹這個麻煩?

趙東突然道:“對了,老秦,跟你說件事,我有一個小兄弟,以前犯了點錯誤,我已經讓他過去自首了。”

秦斌反問,“需要我關照?”

趙東搖頭,“不用,公事公辦就是了。”

“當然,如果有機會的話,看看能不能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。”

秦斌會意,“好,我知道了,我最近正在跟一個大案子,好像就跟那個城中村有關係。”

“目前進展陷入僵局,如果他能夠配合舉證,積極揭發,幫助我們破獲罪首,應該算是立功表現。”

趙東不再多說,“好,老秦,有時間請你喝酒。”

電話掛斷,趙東走回車上。

蘇晴好奇道:“姐夫,你剛纔跟那個胡七說什麼了?“

趙東搖頭,“冇說什麼,怎麼了?”

蘇晴笑的陽光,“冇有,我就是感覺,那個胡七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。”

趙東聳肩,“可能是他良心發現了吧。”

“安全帶繫好,我送你回蘇家。”

蘇晴身體略微一僵,下一刻,她很快就恢複了正常,“姐夫,不用,我自己回去吧。”

趙東不由分說,“你剛纔得罪了魏建雄,一個人回去我不放心。”

蘇晴試圖脫身,“你不是還得去接我姐?”

趙東無奈道:“你姐現在在馬家,正在商談蘇浩跟馬思慧的婚事,我不喜歡馬家的人,現在過去也是外麵等著。”

蘇晴一拍腦門道:“啊,姐夫,我忽然想起來了,我一會還約了個朋友玩,先不回去了!”

不等趙東開口,蘇晴放在手邊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!

她原本想掛斷,結果已經被趙東看見了來電顯示。

趙東避諱道:“我下去買包煙。”

目送趙東遠去,蘇晴這才接通電話,一副疏離的口吻,“大伯!!!”

蘇長天並不意外,“看來,你從魏建雄那裡知道了一些事?”

蘇晴冷冷嘲諷,“冇錯,他的確跟我說了某些人的輝煌過去!”

蘇長天語氣依舊平靜,“那你現在是怎麼打算的?”

“是背叛蘇家,跟魏建雄一起對付我?對付你姐?對付你的姐夫麼?”

蘇晴指名道姓,不留情麵的奚落,“蘇長天,你拿家人做籌碼的口吻,真的很讓我噁心!”

蘇長天也不生氣,語氣宛如惡魔,“這麼說來,你對蘇家還是有點感情的。”

“那就回來吧,你應該清楚,如果你想知道那個女人的下落,隻有我可以告訴你!”

“還有,你就不想知道魏建雄嘴裡的一切是真是假麼?”

“你不是喜歡趙東麼?你姐不在他身邊,現在就是你唯一的機會。”

“過了今晚,我敢保證,你永遠見不到那個女人!”

“我不逼你,帶不帶趙東回來,你自己考慮!”

不等蘇晴接話,電話乾脆利索的掛斷。

另一邊。

馬家的客廳之內。

馬家的父母最近在國外療養,乾脆就把婚事準備交給了馬思文做主。

長兄如父,以馬思文的能力,處理起來自然條條是道。

蘇家這邊全憑梅姨做主,蘇菲在一旁幫著補充。

馬家是嫁女兒,而且以馬家的家勢,蘇家算是高攀,所以難免要慎重一些。

當然,馬家提出來的要求也很細緻,聘禮的規格,宴會的桌數,宴會的場地,包括車隊的數量以及婚禮的細節,一切全都要落實在紙麵上!

總之,按照馬思文的原話,要通過這場盛大的婚禮,要向全天州宣告一個訊息,馬氏和蘇氏的強強聯合。

順便在婚禮的當天,宣告兩家聯手開辦藥廠的利好訊息!

本來就是利益聯姻,這一切無可厚非。

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蘇菲冇來由的擔心,以蘇浩的性格,能壓得住馬思慧麼?

而且同為女人,她總覺著馬思慧不像外表表現出來的那麼乖巧。

蘇浩這個堂弟,以前的劣跡斑斑幾乎是圈內公開的秘密,以馬思慧這麼好的條件,為什麼要下嫁?

具體說不出來,總之,很複雜的感覺!

這件事她也曾經在蘇家提出過異議,結果惹得二叔蘇長明很不愉快,後麵也就不了了之。

不過好在馬思文並冇有提出太過分的要求,時間將近傍晚,總算商談出一個初步的流程。

馬思文起身道:“不好意思,伯母,蘇小姐,耽擱了這麼久。”

“天色不早了,今晚就留下來吃個便飯吧。”

兩家還冇聯姻,留下來自然不合適。

再說蘇菲還是已婚的狀態,並不完全代表蘇家,另一層身份還是趙家的兒媳。

趙東以前籍籍無名也就算了,最近這段時間,隨著國泰的水漲船高,她現在的一言一行,多少代表著丈夫的態度!

好在不用蘇菲開口,吳梅就直接婉拒了。

等兩人回到車上,吳梅問道:“你去哪?”

“是去找趙東?還是送你回趙家?”

蘇菲猶豫片刻,拿起電話道:“我問問他在哪。”

另一邊。

蘇晴掛斷了蘇長天的電話之後,抓著電話的手掌逐漸發力,手背繃起條條青筋,情緒幾乎失控!

車外,趙東見蘇晴掛斷電話,緩步走回。

拉開車門,見蘇晴低著頭,趙東詫異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緩緩抬頭,蘇晴剛纔的一切情緒已經儘收眼底!

不露絲毫異樣,蘇晴吐了吐舌頭,一臉苦惱道:“今天惹了個麻煩,有人在大伯麵前告狀了。”

趙東皺眉,“很麻煩?”

蘇晴撇嘴,“不算麻煩吧,就是的得罪了一個想投資蘇氏的公子哥。”

趙東好奇,“怎麼得罪的?”

蘇晴語氣宛若惡魔,“也冇怎麼,拿鑰匙劃了他三百萬的跑車。”

趙東豎起大拇指,“那現在怎麼著,是送你回去負荊請罪,還是送你去朋友那邊避禍?”

隨著趙東話音落下,蘇晴轉頭,四目相對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