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思嬡小說 > 其他 > 女主棠妙心男主寧孤舟最新章節 > 第1879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女主棠妙心男主寧孤舟最新章節 第1879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有傷?”

百裡胖胖一愣。

“你冇有發現嗎?他走路的時候左腳有些吃力,應該是扭到了,放傘的時候手臂也有些僵直,雖然他極力的在隱藏,但這種東西,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來。”林七夜緩緩說道。

“會不會是下雨天路太滑,摔跟頭了?”

“……有這種可能。”

林七夜沉默許久,還是從屋簷下站起,撐起一柄黑傘,徑直朝著門外走去,“我出去一趟,很快回來。”

林七夜穿過敞開的鐵門,拐過巷角,伸手在虛無中輕輕一按,一道赤目黑影便自雨水中站起,單手放在胸前微微鞠躬:

“護工黑瞳,願意為您效勞。”

“我要看這條路上,過去半個小時之內的所有畫麵。”林七夜平靜說道。

黑瞳點頭,身形立刻化作一道黑影攀附在林七夜的身上,他的眉心處,一隻赤目獨眼突然睜開。

赤色眼眸將自己看到的畫麵,重疊到林七夜的視網膜上,過去的時光殘影,在林七夜的眼前如倒放的錄像帶,飛速的掠過。

劉老頭的身影從鐵門中倒退走出,一路消失在濛濛雨水的儘頭。

林七夜穿著便服,打著黑傘,傘簷下一隻赤目散發著淡淡微光,沿著雨中小路,平靜的向前走去。

終於,他在兩條街道外的一個角落,看到幾個不一樣的身影。

那是四五個三十歲出頭,凶神惡煞的中年男人,肩膀上不是紋身就是猙獰的刀疤,他們叼著煙邁開大步,氣勢洶洶的朝著寒山孤兒院所在的巷道走去。

一邊走,他們的雙唇開閉,似乎是在說些什麼。

黑瞳的【窺秘者】隻能看見過去,聽不到聲音,林七夜隻能通過他們開合的嘴唇,簡單的推測出,他們的目的地就是孤兒院。

而此時的劉老頭,則拎著滿載的方便袋,冒著雨快步從另一條街道走出。

混混並冇有看到劉老頭,而劉老頭則看到了他們。

劉老頭的臉色瞬間一變,他看了眼不遠處的東壇巷,又看了眼徑直衝去孤兒院的混混背影,麵露焦急之色。

他幾乎冇有猶豫,先是將手中滿載著菜與肉的方便袋,小心翼翼的擺在路邊的石墩下,然後箭步衝出,一邊大喊著什麼,一邊向那幾個混混跑去。

那些混混聽到聲音,回頭看見劉老頭,先是一愣,隨後冷笑著大步衝了過去。

他們拽起劉老頭的衣領,惡狠狠地說了些什麼,後者倔強的昂著頭,隨後被一拳打入泥濘的路邊野地,雨水傾瀉在他的身上,將他渾身浸濕。

緊接著,那些混混一擁而上,對著蜷縮在地的劉老頭拳打腳踢許久,才啐了兩口,罵罵咧咧的走開。

劉老頭在野地裡躺了近一分鐘,才緩緩爬起。

他蒼老的咳嗽著,雙手微顫拍掉身上汙泥,蹣跚走到石墩邊,將乾淨的菜與肉提起,複雜的看了眼他們離去的方向,歎了口氣,一點點向著孤兒院的方向走去。

看著那道背影逐漸消失在時光的殘影中,林七夜握著傘柄的手掌,控製不住的緊攥而起,手指的骨節開始泛白。

林七夜深吸一口氣,將目光從劉老頭離去的方向挪開,看向那群混混離開的道路,眼眸中迸發出冰冷殺機!

“黑瞳……”林七夜森然開口,“帶路。”

“是。”

大雨中,那身影撐著黑傘,如鬼魅般消失在無人的街道之上。

……

“來!喝!”

“嘖,這破天氣,真是壞心情。”

“可不是嗎,下這麼大雨,晚上還有兩筆債款要收……奶奶的,今晚老子帶著刀去,哪個小癟三不還錢,老子直接給他幾刀!”

“那些個幾萬幾萬的,都是小錢,要是能把那個老頭和一群冇娘養的小屁孩趕走,那纔是真掙錢!”

“確實,李氏這出手是真闊綽,這一票頂我們平時乾十票了。”

“不行,明天再去那孤兒院鬨一鬨,哪怕是動刀子,也要把他們趕走。”

“來來來,先把酒乾了!”

一座塑料布支起的棚子下,五個男人正圍在一張矮桌旁,各自提著一瓶啤酒,仰頭痛飲。

滂沱的雨水打在塑料布上,沿著斜坡滾落在地,發出細密的噠噠聲響,其中一個臉上帶有刀疤的男人炫完一整瓶之後,把就憑放在桌上,打了個酒嗝:

“爽!不是我吹啊,我年輕的時候……嗯?”

他話音未落,突然發覺這小桌周圍,似乎有點擠得慌,微醺的抬起頭,目光在眾人的臉上依次掃過。

一,二,三,四,五……六?

怎麼有六個人?

刀疤男揉了揉眼睛,目光落在自己身邊多出的第六個人身上。

那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,麵孔十分陌生,他的腳邊放了一柄黑傘,雨水沿著傘骨一點點滴落在地,從水暈的範圍來看,已經坐在這裡很久了。

刀疤男瞳孔驟縮,酒勁瞬間就下了大半,他猛地站起身,差點直接把裝滿酒瓶的桌子掀翻!

“你你你他孃的是誰?!”

刀疤男一起身,其他人也紛紛回過神來,死死的盯著眼前這個幽靈般的年輕人。

林七夜靜靜地坐在木質長椅上,膝蓋上橫擺著一柄雪白長刀,雙眸如秋日的湖水,古波不驚。

“我問,你們答。”他淡淡開口。

“奶奶的,乾他!”

刀疤男二話不說,直接抄起桌上的酒瓶,便砸向林七夜的頭頂,麵目凶煞陰狠。

哢——!!

林七夜坐在那,並冇有動作,膝蓋上的長刀卻突然模糊的閃過一抹刀芒,將刀疤男拎著酒瓶的整隻手臂,齊刷刷的切了下來!

“啊!!!!”

痛苦的慘叫聲在棚下迴盪。

淋漓的鮮血如瀑般灑落在地,其他混混瞪大了眼睛,已經完全看傻了,他們驚恐的看著坐在長椅上的林七夜,像是在看一尊瘟神!

眼前的這一幕,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,其中一個混混抬腳便要逃離,下一刻一抹刀芒閃過,他邁出的那隻腳便被斬斷,整個人踉蹌的跌倒在地,慘叫聲淒厲無比。

林七夜坐在狼藉的矮桌前,雙眸平靜的掃過所有人的麵龐,淡淡重複:

“我問,你們答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